互联网进入变革期

2019-05-21 23:55栏目:互联网
TAG: 互联网

  2018年,互联网进入重大变革期。移动互联网红利枯竭,智能红利和数据红利成竞争核心,新互联网势力崛起,互联网掀起第四次上市潮,短视频鏖战正酣,互联网企业纷纷调整组织架构,相关部门的监管更加严厉。

  虽然外部环境整体不利,但我国互联网仍然保持高速增长态势。尤其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驱动下,新互联网势力快速壮大并对现有互联网势力发起重大冲击,移动互联网红利枯竭,大量互联网公司纷纷上市,短视频成为竞争重点,互联网加强监管,上述种种都说明互联网(本文互联网主要是指与传媒业高度相关的信息领域的互联网,而不是整体领域的互联网)进入了重大变革期。

  自从1994年4月20日互联网正式进入我国以来,互联网企业之间一直都在进行激烈竞争,而竞争的本质就是流量之争。在PC互联网时代,得益于PC互联网红利,腾讯、百度、新浪、搜狐、网易、奇虎360等互联网公司迎来高速发展,但是随着PC网民增速放缓,PC互联网流量枯竭,其标志事件是2010年腾讯和奇虎360之间的“3Q大战”。

  此后,随着3G、4G的大规模商用,移动互联网技术成熟,物美价廉的智能手机大量普及,移动互联网带来了巨大的流量红利,微信、新浪微博、字节跳动、快手等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新型互联网企业和阿里巴巴、百度等从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互联网企业都借助流量红利而高速成长。但是到了2018年,移动互联网用户数量难以高速增长、用户使用时长也基本到了天花板,这预示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已经枯竭,互联网企业之间只能在存量市场上进行残酷竞争,而标志性事件就是腾讯和今日头条之间的“头腾大战”。“头腾大战”从流量封杀、产品封禁,再到后来的对簿公堂,深层次的原因是流量之争,更表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流量红利已经枯竭,而智能红利和数据红利将是互联网企业竞争的核心。

  长期以来,我国互联网市场形成了较为稳定的“三足鼎立”局面,即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三家互联网巨头已经形成了自身的生态,不仅用户数、收入、净利润、市值都远远领先于其他互联网企业,还通过投资控股和参股了众多的互联网企业,甚至有人断言,“BAT”三巨头独大的互联网市场大势已定,很难再有新的互联网公司对这种状况发起挑战。

  技术作为经济和社会的主要驱动因素,更是驱动市场变革的核心因素,互联网三巨头借助于PC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技术,形成了看似牢不可破的市场领先地位,但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却成为新一代互联网企业弯道超车的利器,字节跳动和快手等互联网企业迅速成长,给三巨头带来了重大冲击。

  成立于2012年的字节跳动是互联网既有势力最大的挑战者。经过短短6年的时间,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红利、大数据红利、人工智能红利、自媒体红利和短视频红利,已经成为当仁不让的互联网第四极,并隐隐有超越百度之势。

  在用户方面,2012年底,今日头条的日活为100万,但2018年6月底,字节跳动旗下全线个月DAU就过亿,目前已破两亿,MAU破4亿;尤其在用户使用时长方面,其独立APP总使用时长已超百度系和阿里系位居第二,仅次于腾讯。在营收方面,创新了信息流广告形式,营业收入快速成长,2015年营业收入高达15亿元,预计2018年营业收入在500~600亿元,抖音的营业收入有可能达到200亿元,其中信息流广告收入高达10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信息流广告市场规模预计2018年将达到1173.5亿元,2020年将达到2754亿元。可以预见的是,在信息流广告中取得极大成功的字节跳动未来仍将保持高速增长。在市值方面,虽然目前尚未上市,但是市值高达750亿美元,已经超过百度(截至2018年12月13日收市时,百度市值为630亿美元左右)。

  字节跳动不仅在用户数和营业收入上取得了巨大成功,还孵化了很多项目,产品迭代和演化能力很强。

  除了字节跳动之外,快手也处于高速成长中,成为既有互联网势力的一个挑战者。截至2018年11月底,快手的DAU达1.3亿,日均使用时长超过60分钟,日均产出UGC内容1500多万,原创短视频库存70亿。还在2018年推出快手营销平台,提速商业化进程,目前市值已经达到250亿美元。

  中国互联网发展20多年来,互联网公司上市经历了4次热潮,2000年,新浪、网易、搜狐在美国上市为第一阶段;2005年前后,百度、腾讯、携程、盛大上市为第二阶段;2014年前后,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上市为第三阶段;2018年则是第四次热潮,这次热潮中的上市公司不仅热而且密。背后的原因既有宏观经济层面的经济环境一般且金融进入紧缩周期,也有微观层面的必须储备粮草以更好地活下去。

  2018年,在与传媒业相关的互联网企业中,3月28日,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资4.83亿美元;3月29日,爱奇艺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资22.5亿美元;5月11日,虎牙直播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募资1.8亿美元;7月11日,映客直播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募资10.48亿港币;9月14日,趣头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资3亿美元;12月12日,腾讯音乐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募资10.66亿美元。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腾讯是2018年互联网上市潮的主要受益者,据不完全统计,在港股和美股提交上市申请的近40家互联网公司中,有14家属于腾讯系,包括腾讯音乐、B站、虎牙直播、映客直播、趣头条等。

  当然,除了上市之外,互联网企业也在通过其他方式募资。2018年10月,字节跳动以750亿美元的投前估值完成了至少25亿美元的融资。12月,快手正以25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10亿美元的融资。此外,国内上市公司世纪华通拟斥资298亿元收购盛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100%股权,盛跃网络前身为国内早期的游戏巨头盛大游戏,后者于2015年11月私有化退市。

  在字节跳动、快手等互联网企业凭借短视频红利取得高速发展时,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也纷纷投入短视频战局,一时间硝烟弥漫,愈战愈烈。

  2017年,百度推出了好看视频,在内容方面走差异化道路,以知识型、正能量的内容为主,不到一年时间用户规模便突破两亿,成为短视频领域的一匹黑马。2017年4月,阿里宣布土豆全面转型短视频平台,口号也由“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变成“时刻有趣着”;2018年5月18日,淘宝短视频推出名为“独客”的短视频APP,下半年又推出“鹿刻”APP,这是一款生活消费类短视频社区APP。2017年5月,微博的爱动小视频上线,用户和内容相互打通;7月,微博故事版正式上线,功能包括贴纸、美颜、音乐、留存和分享等。2017年8月,腾讯重组关停已久的微视项目组,并划入社交网络事业群,同时以大量的补贴引入优质短视频内容创作者;2018年以来,微视相继推出了高能舞室、视频跟拍、歌词字幕、AI美颜美型滤镜等四个功能,并打通了QQ音乐的千万曲库,推出“下饭视频”“速看视频”“时光小视频”以及在内容风格上直接对标抖音的产品——yoo视频。

  短视频能够快速发展的原因在于,一是技术革命为短视频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用户和工具: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为短视频的高速发展提供了坚实的用户基础;短视频能够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算法大大提升了短视频的分发效率,用户满意度更高。二是短视频能够更好地为用户赋能:一方面,短视频时代人人都可以深度参与;另一方面,短视频更能激活用户的潜力,为用户赋能。

  目前,经过近几年的探索,短视频的商业变现模式基本成熟,具体有短视频制作、广告、电商和知识付费四种方式,互联网平台、内容平台、内容生产商分别根据自身的优势采取了一种或多种变现方式。一是短视频制作,这是最早的变现方式;二是广告收入变现方式,包括信息流广告、内容植入、视频贴片等;三是电商收入变现方式;四是用户付费变现方式。

  短视频市场竞争将取决于四大关键词。一是用户。用户是短视频市场的生存之本,短视频平台唯有秉持“我为用户,用户为我”的观念,以用户为中心、以体验为核心,才能真正吸引和获取更多的用户,也才能构筑更深的“护城河”。二是生态系统。生态系统是短视频市场竞争的外在表现,唯有构建参与各方全部受益的生态系统,也才能真正留住和激活用户。三是技术。技术是短视频竞争的核心驱动力,唯有技术创新才能实现短视频平台的不断迭代,也才能持续地留住用户。四是创新。短视频本身就是创新的产物,唯有不断创新才能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也才能不落后于同行,永葆生命力。

  腾讯于2018年9月进行了创立以来的第三次组织架构大调整,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原有的微信事业群(WX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企业发展事业群(CDG)继续保留。此外,腾讯将整合社交与效果广告部(SPA)与原网络媒体事业群(OMG)广告线,成立新的广告营销服务线(AMS)。可以看出,腾讯进行组织结构调整的主要目的是要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型。具体说来,一是把B端业务作为未来战略的重中之重,不仅特意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还要实现与技术工程事业群、企业发展事业群之间的良性互动;二是C端业务进行大融合,在新架构里,腾讯整合社交与效果广告部与原网络媒体事业群广告线,成立新的广告营销服务线(AMS)。

  阿里巴巴于11月26日进行组织架构调整,主要内容如下: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加强技术、智能互联网的投入和建设;天猫升级和裂变为大天猫,为未来5到10年的发展奠定组织基础和充实领导力量,全力打造阿里商业操作系统。其核心关键词是人才、组织、未来。

  此外,字节跳动公司使用字节跳动和ByteDance的品牌名称,不再使用“今日头条”代表公司对外形象,“今日头条”成为字节跳动旗下的子公司。

  首先,自2018年3月下旬起,游戏版本号暂停发放;8月底,国家新闻出版署又出台了“游戏总量调控”政策,表明游戏行业面临的监管风险仍在累积。调控的影响已经显现,2018年,不仅腾讯、网易等游戏巨头的业绩受影响,不少创业公司也陷入困境。

  其次,视频行业监管更严。不仅所有主流短视频应用都遭到广电总局约谈或行政处罚,长视频平台也面临更严格的内容、功能审核。2018年2月,部分2017年上映的网剧、网综在视频平台下架。3月,广电总局发文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加强网上片花管理。4月,广电总局约谈火山小视频、快手,并发出通报批评;责成今日头条关闭内涵段子应用,今日头条应用暂时下架,抖音应用一度关闭评论区。7月,抖音应用主动整改,暂停广告功能;B站、秒拍、56视频加强整改,应用下架一个月。8月,广电总局对快手、抖音、火山、西瓜短视频进行约谈和行政处罚。11月,根据央视网的报道,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部署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工作时,要求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坚决向追星炒星、过度娱乐化、低俗媚俗、高价片酬等说“不”,在全行业执行“四个坚决不用”的标准。同时,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节目要坚决执行网上网下统筹管理、同一标准的要求,加快建立网台联动的管理机制,绝不给问题节目留下空隙和死角。具体说来,新办法规定,网剧、网大、网络动画等网生内容,由制作公司备案后提交省级广播电视局审核。审核流程包括在拍摄前对拍摄规划剧本的审核以及成片后对上线成片的审核。网络平台只能采购由广电部门过审后,取得上线备案号的视听内容。

  最后,凤凰网停更半个月。2018年9月26日下午3时,凤凰新闻客户端发布“凤凰网整改公告”称,依据有关部门整改要求,凤凰新闻客户端APP、手机凤凰网及相关频道在9月26日15∶00至10月10日15∶00停止更新,进入全面整改状态。

  本文是教育部重大攻关项目《“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闻传播业历史与现状研究》(项目批准号17JZD042)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今日相关新闻

  • 以地方优势特色产业为基础
  • 将显著提高现有企业会议/视频直播业务的场景显
  • 就算是新兴的串流媒体服务也仅在2018年营收288亿
  • 父母教育的这三个步骤不能少:亲近孩子
  • 还可以把媒体的宣传报道截图-互联网服务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