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在字面的理解是社会最基层的根底

2019-04-01 18:53栏目:文化

  《美在乡村》的一大特色是坚持从民艺学田野考察的理论视角观察乡村文化建设和传统村落保护等问题。鲁生教授不囿于某一乡村范围内,而是从更广的与周边区域关系的视角、城乡一体的视角和城镇如何带动乡村发展的视角进行综合研究。对于乡土景观保护,作者从设计政策角度进行解读,强调乡土民居在内的历史性建筑的内外面貌,如体量、形式、建筑风格、材料、色彩、建筑装饰等,还有历史上该地段或聚落的功能、作用、影响等。在此基础上划定保护范围,包括不容破坏的格局、建筑风格、色彩体系,以及天际线的轮廓视野等。

  《美在乡村》告诉我们,乡村美不仅是自然和谐、布局合理的生态之美,更多是乡风文明、历史传承的文化之美。“乡”在字面的理解是社会最基层的根底,《庄子·逍遥游》有言:“行比一乡,德合一君”,“乡”是一个人生长的地方和祖籍,也是一个人的立命之本。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写到,中国社会是一个极具乡土性的社会,也是一个长期的经验社会,在社会中的个体通过相互配合来共同生活,个人会根据源远流长的文化历史以及个人的经验来生活,“乡土社会是一个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的社会”。

  在城镇化的浪潮中,乡村美如何保存在中国大地上?这是研究中国乡村和关心中国农村发展的学者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也是美学家和艺术家应该探讨的新课题,中国文联副主席、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潘鲁生教授的《美在乡村》给出了独特的答案。

  该书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的陈楠教授担任书籍整体设计,在书中加入了插页,通过地图定位与色谱规划等视觉可视化作为装帧设计方法,将鲁生教授及团队多年调研的地域和民间艺术以地图形式标识出来,使调研资料完整而丰富,体现鲁生教授长期而系统地田野考察和民艺探索的心路历程。全书共分为五章,即乡风文明,村落保护,手艺农村,农民画乡和乡愁记忆。其中第一章“乡风文明”是作者对过去乡村发展历程的反思及针对新时期新语境和新现象作出的讨论与建议,并提出培育乡村文化产业的“六大集群”概念。第二章“村落保护”是作者依据近二十年来以传统村落为焦点开展的一系列研究与保护实践经验总结。从阐述传统村落保护问题的思考入手,探讨城镇化进程中的传统村落保护与文化生态修复需注意的问题,对现实中存在的错误的和不合时宜的乡村发展观进行了反思与批判。并就健全相关法制体系、保护传统村落、保障村民权益、村落营造技艺的创新与传承、村落文化景观的维持与建设等问题提出一系列建议。

  第三章“手艺农村”也是作者二十年来一直研究和推进的课题,是“手艺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学理层面的思路与总结,也是对中国传统工艺发展现状的追踪和调研,在此过程中发现城镇化进程中手艺产业与中国乡村发展的关系,并提出发展农村文化产业是推动农村建设发展的现实的解决方案。在此基础上,作者针对创意经济布局中的农村文化产业发展、农村手工艺的生产性保护与发展、手工艺传统工艺的保护与发展路径等问题进行了较为详尽的分析和总结。第四章为“农民画乡”,作者自1987年开始研究农民画创作,三十多年来一直关注农民画的演变发展的思考。在对日照农民画一文的探讨中,作者与英国杜伦大学人类学教授罗伯特·雷顿带领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城镇化进程中民族传统美术现状与发展”课题组先后多次调研山东日照农民画,运用艺术学、人类学、民俗学等跨学科的研究方法,考察日照农民画在城镇化进程中的现状与发展趋势,指出由于生存空间、文化生态系统变迁引起的艺术流变,需要解决好农民画的保护与传承、创新与发展等新的问题。“乡愁记忆”一章作者从儿时的记忆及对故乡的情怀入手,探寻民间玩具、家乡美食、民间戏曲和历史传说等,品味乡愁、梳理记忆,回归文化根源,以此表达现代社会和城市生活中的人民对于家乡风土人情、乡村生活和民族文化的热爱和归属感。

  鲁生教授的这本《美在乡村》对于今天的美丽乡村建设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在消失的这些村落中,而缺乏一套完整的乡村规划理论体系。随之消失的是悠久的乡村历史和独特的乡村风情。去田园;过去的乡村建设过多的侧重于物质与技术上的规划,盖高楼,设园林,很多地区的新农村建设被简单地理解为拆旧房,城乡二元结构的不平衡现状导致乡村的数量以惊人的速度在消失,随着近些年城市现代化进程的加快,

  

“乡”在字面的理解是社会最基层的根底

今日相关新闻

  • 以“写作对人生的意义”为主题的长三角文化名
  • 通过各类社会活动递出“马庄名片”
  • “乡”在字面的理解是社会最基层的根底